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济南治疗白癜风的偏方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7 22:48:1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济南治疗白癜风的偏方,得白癜风后该怎么办,甘肃白癜风医院,玉树白癜风医院,无棣好的白癜风医院,八宿白癜风医院,复方驱虫斑鸠菊丸

  日码字8000,年收入过亿

  “因为家里的一些原因,我现在每天码字降低了些,至少8000字左右。我写了13年,到现在为止差不多4000多万字,平均每年300万字”。唐家三少出现在创意者经济课题成果发布会上介绍如是自己。

  作为一名创作者者,同时也是一名以IP(版权)为基础的经营者,唐家三少每年的各种版权收入过亿。

  在全球最大的正版阅读平台阅文集团上,活跃着400万名创作者,6亿注册用户。唐家三少、南派三叔等是其中的佼佼者。

  文创与互联网平台的结合,不仅使大量非专业人员可以成为内容创造者,而且其创造过程形成了社群经济或粉丝经济,缩短了传统的产业链条,并且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创意者经济正在迎来春天。

  

  在“互联网+文创”已经不乏创富的故事。创意者经济课题成果发布会上,三位网络文创作者都是行业里的佼佼者。

  今年36岁的“唐家三少”是最有钱的网络作家之一,代表作《光之子》、《狂神》等,出了170本书。他是2012年及2013年中国作家富豪榜网络作家之王”得主。2014年5月4日,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唐家三少”入选2014福布斯中国名人榜,成为榜单上仅有的三名作家之一。 唐家三少还与盛大文学合作成立唐家三少工作室“唐studio”,这是国内首个网络作家工作室,开启了网络文学产业发展的新模式。

  “至少从数据上表明,我应该是网络文学界的第一”,唐家三少说,“为什么我能做到第一,是因为我做到了别人没有做到的事情。首先,最简单的一件事,就是让读者看到我,这件事做了13年,难在每天都有新的文章发表,一天都没有间断过;其次,就是创意,而创意之源就是热爱,只有真正热爱,才能坚持长时间去创作”。

  坚持每日更新,毕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唐家三少说,无论写妖魔鬼怪,写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所有的来源还是来源于生活,创作一定是来源于生活。例如他曾经有一部作品《善良的死神》,是一部玄幻小说,创意来源就是在电影频道看某个电影时,突然有了“夫妻大盗”这样一个创意。尽管这个概念和后来的书相差很远,但唐家三少很善于从日常生活中捕捉灵感。

  90后女孩“叶非夜”从2009年开始搞创作,当时她还是一个读大学的计算机系学生。初中和高中时代,叶非夜不喜欢打游戏,就把金庸、琼瑶、韩寒、郭敬明的小说全看了。上大学时,当时QQ弹窗弹给她一本书,她发现写得也并不怎么好,于是开始了自己的创作生涯,一发而不可收拾。

  现在,她住在北京一所租来的房子写作,告诉自己的家人在北京工作。“如果哪天不码字,就会觉得日子很空虚”,叶非夜随时都会记录下自己的灵感,无论是看微博、微信,还是什么。

  “2016年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颁奖典礼,我爸爸看到了,原来他希望我有个稳定的工作,但也可能我们这个行业发展太好了,他就接受了”,叶非夜说。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的庹小新原来在杂志上做漫画连载的作者,杂志倒闭了,就来到腾讯动漫做网络连载。现在他的作品在腾讯动漫上有很大的播放量。

  庹小新画了很多妖怪主题的漫画,而这来源于小时候接触的中国古典文学里的各种妖魔鬼怪形象,“不过我还是通过妖来写人”。庹小新通过网络的创作,可以和读者有直接的反馈,他觉得这是很棒的地方。

  

  国是直通车 储钱 制图

  

  互联网的出现,降低了内容创作和发表的门槛,UGC(用户生成内容)成为一种全球现象。与发达国家不同的是,中国UGC占到了相当重要的比例,甚至成为文创产品和IP的主要来源。

  《创意者经济:“互联网+文创的新时代》报告称,在国内作家排行榜中,在多个榜单中,从业余写作入手的网络作家如唐家三少、天蚕土豆、辰东、江南、雷欧幻像、南派三叔等占据了大半壁江山,唐家三少更是在中国作家富豪榜被评估为年收入过亿的“网络大神”。传统畅销书作家逐渐跌出榜单。国产漫画也正在重复网络文学的奇迹,国产原创漫画《尸兄》目前累计点击超过30亿。

  像唐家三少们一样参与网络创造的年轻人已经数以百万计。腾讯旗下阅文集团作为全球最大的正版中文数字阅读平台,拥有1000万部作品储备,400万名创作者和6亿注册用户,覆盖国内IP改编市场优势份额。

  腾讯动漫是国内最大的动漫IP培育平台,拥有3000万用户和5万投稿作者,其中签约作者超过500人,作品总量中超过44部原作品点击率过亿。

  报告称,在网络文学、在线音乐、网络直播等领域,生产到消费变现的时空距离得以进一步统一,特别是付费阅读、打赏等新模式的出现,推动了部分行业实现了“生产即消费”的局面。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说,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能够把所有创意者和消费者紧密连接起来。用传统眼光来看,这个过程可能有些浮躁和喧哗,也可能有些良莠不齐,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门槛和桎梏都在消解,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网络、互联网,把自己的创意接入到市场当中,直接接受大众的体验。

  随着腾讯、阿里巴巴等文创平台对产业能力越来越强,参与产业分工的主体也将越来越多,未来“平台+工作室/个人/小微企业”将成为主流分工模式。

  “互联网大大降低了文化产业公众参与的门槛,以前不管是文学作品,还是电影电视,门槛还是挺高的,都有专业化的分工,但是互联网来了以后,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机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表示。

  “无论你是学生、老师还是公务员,也无论你是厨师、司机还是保安,只要你有才华、有梦想,都能够通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释放自己的创意、追逐梦想和实现自己的价值”,程武说。

  

  存在IP泡沫吗?

  “这几年有一个词非常热,叫做IP。在文化领域、文学艺术领域,IP主要指的是版权”,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说,对于创作者来讲,版权意味着他的创作不仅作受到了保护,还会引出有更多的看法和有更多的衍生品,所以版权的价值对创作者来说如生命线般重要。

  目前,IP多线齐发和多重变现将成为更加普遍的模式,从动漫、文学中来源的IP,经过网游、影视、衍生品、主题乐园等多次变现,稀缺的顶级创意资源在各行业间能够实现产品的极大丰富和市场价值的最大发挥。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说,中国的网络文学在全球范围内是独一无二的,目前,网络文学在中国拥有超过3亿的用户规模,在过去这几年,非常多知名网络剧和电影作品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改编于中国的网络小说。

  2015年8月,网络播放覆盖人数TOP10的电视剧中有四部都改编自网络小说,而改编自网络小说的电影《致青春》、《九层妖塔》、《匆匆那年》等票房均超过5亿元。《盗墓笔记》、《鬼吹灯》等知名网络小说简体出版超过千万册,《鬼吹灯》、《刑名师爷》等版权更是元宵韩国、泰国、越南等国。

  IP所产生了巨大价值,也吸引资本大举进入。

  2016年上半年,中国文娱产业股权投资案例达到443起,涉及规模782.52亿元。其中天使轮投资金额中有15%投资标的是文娱企业,VC/PE投资金额中有近18.6%投向了文娱企业,有369家文娱企业挂牌新三板。

  “现在的社会对于年轻人某种程度上太好了”,青年作家蒋方舟感慨,现在的年轻人稍微做出一些成绩,就有资本来议论、炒作、收割。不过,资本是无情的,不会考虑长期创作力的持续,只是想着把你捧红这一阵就抛弃了,再找下一茬可以收割的东西。

  目前,热门IP授权费用从几十万元一路被炒到上千万元,甚至有些网络大神的作品还没写完,改编权就已经被买断。明星IP所在公司估值也被不断炒高。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涉及影视领域的并购达76起,涉及资本2000亿元。

  随着资本日益成为影响文创企业的核心要素,编剧、导演等各个环节纷纷出现资本绑架的状况,在资本回报要求下,产品制作周期被大幅压缩,抄袭、同质化和过度商业化现象越来越多,产品组织方式也出现很大问题。

  蒋方舟认为,年轻人爱看的bilibili、Cosplay、二次元等,其实都是发源于国外,中国只是进行了模拟和拷贝。中国缺乏原生的青年文化。中国的创意产业应具有持有而平和的创造力。

  中国经济年鉴社社长李明也认为,在内容为王的时代,所有资本运作的基础就是优质内容产品,在竞争种脱颖而出的产品,就是来自于内容生产者的创造力,这种创造力既是创意者经济的根基和生命,更应该在互联网生态的发展当中枝繁叶茂,为互联网+注入原创的动力。(刘育英)

  【编辑:高辰】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冬季治疗白癜风注意饮食习惯